中华匡裔网

(湖南祁东老谱)家规

2017-07-13    阅读 414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家 规

  家之有规所以约束子弟,绵先德以昭来兹也。我房先世家有贤哲故浸昌浸炽保世滋,大多历年,所近来支分派衍,家规渐驰,恐无以绍述先德,爰商诸父老,立家规数条载入谱内,各宜遵守。

  敦孝悌

  孝悌为行仁之本,人不孝悌,纵有才华声势都无足取。古来圣经贤傅言:孝悌者可殚述其精,微曲至极乎?明天察地难概责之。凡人唯是为子者,于父母之前东温夏凉,昏定晨省,出必告,返必面,服劳奉养,俱可随分自尽,而尤以顺亲为要,盖人苟读书明理,幸遇父母贤智左右就养固无方也。设高年之人,心情偶偏,行事多舛,为子者当下气怡色,柔声以谏,即挞之流血而不敢怨,务期谕亲于道,孟子曰:“不得亲乎,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即此意也。至兄弟乃父母一气所分,人不交于兄弟,即不孝于父母,故为兄者当爱其弟,为弟者当敬其兄。事兄之道随行隅坐仪节亦难尽,总以善让为主。今人兄弟不和,往往于财产起衅,驯之阋墙戈室者有之,愿吾族人为兄为弟共敦敬爱,于财产上彼此让多取少,勿以些小吃亏轻听妇言,则手足之谊自不至于参商,中庸言:兄弟既翁,即为父母之顺孝悌之道,岂在他求哉。

  尚礼义

  凡宗族繁盛著名于时者,不在富贵赫奕炫耀,乡邻惟子姓兄弟多贤达之人,服习名教表率,门内循理守法,不至逾越规矩,而邻里乡党薰其德而善良焉,斯望者知为礼仪之族,保世滋大自方兴未艾也,若聚族而处,徒恃人众财饶器凌不训,令人难近,则与互相何异?此岂亢宗保之道哉。愿吾族之人守先王之成法,尊祖宗之遗训,凡修身教家无论读书与否,总要讲明礼义二字,内而事亲从兄弟,外而应事接物循循雅饬本之以肫诚,出之以坦白,我无尔诈,尔无我虞,庶几孝友睦姻,任恤之风复见于今日矣。

  训子弟

  凡人家之兴衰,视乎子弟之贤否。子弟之贤否由于父母之教训。盖子弟中不教而善上智之资固不易得,教亦不善下愚之人亦不多有,大抵皆中材之人。教之则善,不教则流,于不善耳。教之之法自孩幼为始,子弟六、七岁便要上学读书,但吾族僻处一隅,向来俱未慎择蒙师,以致子弟资性高者,每多贻误。嗣后,务择通晓文理善于训深之人,丰其馆驿使教子弟,令之读书习字,讲明幼仪,至十余岁时,量其资质才力,如果记识悟性俱高,始令专习儒业,如仍平常,便令务农或习贸易或学手艺,务使各有职业,虽家道殷实,亦不可使之全无所事,流为游惰之民。至于子弟出入往来,尤须时刻稽查,提防匪类诱入饮博狭邪为害非浅。然昔人云:言行留好样与儿孙,盖父兄坊表既端,则子弟之率自谨,此又不可慎也。

  笃宗族

  范文正公尝曰:人家宗族繁衍子孙虽多,其始则一人之身也。既如吾族自思明公开派太和堂,虽居处不一,而自思明公视之则均是子孙。古人云:以父母之心为心,无不和之;兄弟以祖宗之心为心,无不和之。族人此语正堪深思所虑者,族大人多,或因田庐细故致起争端,或因意见各殊遂分朋党,祖宗在天之灵能无恫乎。自今以后,吾族人共体水源木本之意,无忘合爱同敬之情,德相劝,过相规,吉相庆,凶相吊,嚣凌既化,和气致祥,使人人称羡为名族,岂不美哉!

  敬尊长

人生伦类甚多,不独门内事亲从兄当尽孝悌,凡三党班辈大于我者为尊,年纪大于我者为长。如父党则有服内诸伯叔父母姑姊堂兄,母党则有外祖父母、舅父母,妻党则有岳父母、岳祖父母,又如弟子之于业师,皆亲切尊长,事之当隆,其礼仪凡事恭敬退让,恂恂为谨,斯为卑幼之礼。若因贫富不齐亲疏不一,遂藐视尊长,倨傲鲜淟毫无忌惮,纵尊长无言,返之吾心亦自不安,况起衅召辱在所不免乎,且人事迁流转盼,我亦为人尊长,若遇卑幼待我无礼,亦自难堪。至于乡党宗族中凡有爵有齿有德者,虽班辈年纪与我相等,晋接之间俱要恭敬退让,不可轻慢。彼轻薄少年往往折福夭寿,吾族中子弟所当痛戒。至为尊长者亦当知自重自爱,遇卑幼以恩礼先之,不可倚分恃年辄行欺压卑幼图占便宜,亦不可亵狎嘲戏自取侮辱也。

睦邻里

人生居处自家庭而外,出门既是邻里,其中多系世姻旧好,故应相得无间,即泛常之人田地相连,樵牧相共,其情谊最亲,亦往往易伤,其相伤之故,多起于小利之人,凡事自家爱占便宜,立心不平,损人利己,以致忿争,又或因孩童无知,混取薪菜,或因牲畜偶放踏践田园,彼此口角,遂起衅端。不知邻里共在一起,起眼相见,若不和睦,便生出许多不美之处。自今以后,愿吾族人待邻里亦如待宗族之法,早晚出入务须情联意洽,休戚相关,凡事平心论理,不可忌刻凌暴,约束子弟家人照管牛羊鸡鸭,切勿侵损族人,不幸有意外之事,共同救护,无靠之人,设法扶持,如有应辨公事,大家量力出赀,不可因为利亦不可观望不前。富贵者勿欺贫贱,强众者勿凌弱寡。孟子所言: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庶几近之岂非仁里之风哉。

崇勤俭

人生世上士农工商,无论大小,各有本等职业,若无职业则为游惰之民,天地间一废人耳。然有职业而不勤,犹之乎无职业也。圣人云:敏则有功。韩子云:业精于勤。天下成立之人,未有不勤苦者;天下困穷之人,未有不懒惰者,此有一定之理。自今以后,愿吾族人,无论士农工商,务要各勤职业,早作夜思,专心致志,以期有成。自古言成家者必曰勤俭,盖二者相为表里。若勤而不俭,亦未有能成家者。吾族多系乡居,似无奢侈之习,但虑素有恒户之家,因婚姻丧祭诸事一时好胜未经细算,往往过费典田,借债负累日深,后渐至穷乏至贫人,经营勤苦仅敷衣食,或贪口腹之欲,饮食无厌,所入不敌所出,焉能蓄积赡家。嗣后,当念祖父创业艰难,子孙成守不易,于婚丧大事及服食器用俱敦朴素,勿尚虚名,节制谨度,常留余赀,庶几俯仰从容,不至有拮据之苦矣。

戒非为

人在世上属在编氓各有本身职业,全要安分守法,若于职业之外,妄作不善之事,则谓之非为,其事甚多,难以言尽。一部大清律,定为笞杖、徙流、死五等刑法,皆以禁民之非为也,然而人之陷于非为者往往起于细微,如饮酒、赌博、洋烟、光棍,其尤肇取咎戾之端也,盖好饮之人不务正业,日在酒肆中与酒徒共处,每于醉后不知自主,做出不善之事来,好赌者大半破家荡产,流为盗贼乞丐。至于洋烟荡家产、丧性命,其弊尤甚。又有一种无赖之人,假以族势,到处生风起浪,讹诈银钱,欺压善良,乃如之人谓之光棍,人所不齿。自今以后,愿吾族人父戒其子,兄勉其弟,各勤职业,慎勿游手好闲,致堕入败类,庶几怀刑寡过长安耕耘,为盛世良民,即为家门肖子矣。

息争讼

争斗构讼二端原是凶事,人所共知,而往往犯之者岂尽于不得已哉,大抵因银钱、田土、坟山、屋场、婚姻等事彼此各图些小便宜,不肯吃亏,又或因饮食礼节口角,微嫌一文不值之事,听信旁人挑唆,一时呈忿斗殴,或两家结讼无休。要知斗殴则死生莫保,结讼则输赢定,因此而丧心破家多矣。试思起初所占便宜能有几何,如略忍一时之气,可免无限烦恼,从来善于吃亏之人即善于受福之人。自今以后,愿吾族之人凡遇不平之事,自家立定主意,勿听播弄之言,回头一想,与其斗争讦讼,必至终凶,何如退步保全身家,自然大事化小,有事化无,长享和平之福矣。

匡光武抄录

2009年9月15日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