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匡裔网

惊天大案沉浮录(一)

2017-07-13    阅读 380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渌水呜咽 卷走惊天大案

  录副奏折 藏身废纸堆中

  湖南有个醴陵,醴陵有个花桥,花桥附近有个地方叫作“蜡树打金”。这个叫作“蜡树打金”的地方,之所以有个如此稀奇古怪的名字,是因为178年前的道光年间,这里发生过一宗惊天动地的冤案的原故。冤案先后牵连30多名无辜百姓,在官府的监禁讯问过程中,被折磨而屈死者多达27人。先后审讯此案或与之有关联的官吏,竟有三任醴陵知县、一任长沙知府、一任湖南臬司、一任湖南藩司、两任湖南巡抚、两任湖广总督,惊动了京师的都察御史、刑部尚书、九门提督领军机大臣,直至道光皇帝亲自过问。闹得个朝野上下沸沸扬扬,三湘大地哀号连天,醴陵渌水呜咽不息。

  沉冤昭雪,得力于九门提督英和。

  道光二年(1822年)十月,英和一纸奏折直陈于道光皇帝。道光皇帝甚为惊讶,御批“此案着李逢彬亲提有名人证卷宗秉公研审,按律定拟具奏”,于是真相大白,冤魂九泉含笑,贪官污吏得到应有的惩处。

  令人倍感惊诧的是,这样一个七颠八倒而后否极泰来的可歌可泣的故事,竟然极少有史料记载。我了解到这件冤案的始末,竟然得益于1997年春夏之际古玩集市上的一堆废纸。

  那是一个晴明的清晨,我同万志良赶到清水塘古玩集市时,已经人潮如涌了。

  一名醴陵古玩商人的声音最先吸引了我们,此人40上下年岁,显然是初入道的生手,神情有些腼腆,举止有些拘谨,地摊上除了几方并不起眼的刻铜墨盒,便只有一大堆废旧书刊和纸片。听到我们的乡音,古玩商人立即神态自然了许多,他要我们看看他的刻铜墨盒。我的兴趣倒是在那堆乱纷纷的纸片片上,一面答腔一面便去细翻。忽然,我发现其中有一份“奏折”,抬头为“步军统领英和等为奏闻请旨,仰祁圣鉴”,结尾是“道光二年(1822年)十月初六日奉旨批,此案着李逢彬亲提有名人证卷宗秉公研审,按律定拟具奏。原告甘启琇该部照例解往备质,钦此”。

  这不是奏折吗,可遇难求的东西,今天怎么撞上了?

  再仔细些看,通篇文字为一人笔迹,道光皇帝的御批也不例外,惊讶立即又被疑惑所替代,真奏折是朱批,这奏折怎么是“黑批”?转念一想,伪造这么一份“奏折”有什么意思呢?不说近千蝇头小楷写得如此认真需要时间和精力,就是寻觅一张百年以上的旧纸也绝不容易。要紧的是,一看便知并非真正的奏折,谁还肯掏钱买它?

  偷偷与万志良交换一个眼色,他却口快,大声说:“假奏折,废纸一张。”

  我却不忍舍弃,既要伪造,又伪造出这么个天大的纰漏,总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古玩商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勉强笑一笑,用醴陵话告诉我,他是收废书旧纸一起收来的,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有兴趣,”他说:“就送给你去研究研究。”

  我又吃了一惊,断定没有人会傻到这种地步,竟然费时费力伪造一份奏折,百里迢迢来古玩市场找陌生人送礼。想想人家是做生意,于是掏出几元钱,算是买下了。我料定这纸“奏折”必有些可挖掘的东西,于是从它开始考证,事情便渐渐明朗。

  有关史料记载,清代雍正年间改革吏治,雍正七年设军机处,并且规定,此后凡奏陈之折,皇上御批之后发还军机处,由军机处抄录一份副本发还具奏人落实,正本存军机处。这份抄录的副本,称作录副奏折。我恍然大悟,几元钱买下的,竟是道光二年(1822年)的录副奏折。难怪它的结尾是“奉旨批”,原来是十月初六日到达军机处的。

  那么,录副奏折本应发还“英和等人”去落实,最多也只会从北京“落实”到长沙,缘何跑到醴陵去的?

  我想,答案可能在录副奏折的字里行间。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