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匡裔网

一位烈士遗孤眼中的战争与和平

2017-07-13    阅读 419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与父母唯一一张合影 身后的照片,装满了匡香莲对父母的思念  匡香莲与张兰妈妈

郑州市花园路北段的一个小区里,匡香莲抚摸着父母的旧照片,记忆也随之翻开。生身父母惨遭活埋带来的伤痛,与亲人分离的相思,养父母的悉心抚育,在旁人眼中这些经历就是一部鲜活的历史剧。

烈士遗孤的幸福生活

“我的一切都受益于这个国家”

匡香莲今年六十二岁,家住郑州市花园路北段的一个小区,用她的话说,一边做生意,一边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她有一个三口之家,老伴从河南理工学校退休后在家陪她,儿子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在省司法厅工作。只要天气不错,匡香莲每天清晨都会沿东风渠跑上一圈,喜欢健身的她,每天上下七楼一点也不觉得吃力。在匡香莲的书房墙上挂着她辗转各地的老照片,这些照片,匡香莲不大轻易跟人提起,但每天清晨在跑步回来后,她都会一个人来到这里,轻轻擦去上面的尘土。

  1970年代末,匡香莲曾在共青团河南省委青农部任部长之职,更早些时候在共青团洛阳地委任副书记,还当过大队党支部书记。

  “我的一切都受益于这个国家。”匡香莲说,她的父母是烈士,1949年6月去世——当时她仅两岁多,是养父母把她养大的。

  匡香莲有个姐姐匡雅琏,现在定居天津,她们俩每年都要见上一次,平时经常通电话,共同追忆逝去的时光,隐藏在记忆深处模糊的片段渐渐明朗。

不堪回首的战争岁月

  新中国成立前夕父母被活埋

  1949年农历五月十七日,一列开封通往西安的火车上,两岁多的匡香莲和父亲匡友之、母亲徐静珍以及三岁多的姐姐匡雅琏一家四口,奔赴西安。当火车行至河南陕州(陕县)时,列车突然停下,列车长通知称前方火车道被炸毁。在当地招待所休息两天后,匡友之一家决定改坐马车继续西行。然而,当马车行至原阌(wen)西乡(现为灵宝辖区)时被当时的国民党黄河支队拦下。这个支队其实是个兵匪联合组织。当时,距离新中国成立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正值黎明前的黑暗。

搜查过后,匡友之一家被押往附近的底董村,要求交代共产党的机密情况被拒后,匡友之遭严刑拷打,随后被带往附近村庄的小学校里。天快黑时,匡友之夫妇又被带走,临行前,匡友之对两个女儿亲了又亲说:“咱老家在湖北武汉,爸爸叫匡友之。”

这句话被二岁的匡香莲刻在心里六十年,日后这也是她找寻亲人的唯一线索。

  当天,共产党员匡友之夫妇被活埋,1952年二人被追认为烈士。匡香莲五岁那年,在为父母迁坟的过程中,她看到母亲长长的头发纠结在一起……

  拾麦的大妈救了小姐妹

父母被活埋之后,香莲、雅琏姐妹俩的哭声惊动了村外拾麦的农村大妈张兰,之前,她看到了匡友之夫妇被杀的场景,偷偷跑到学校将两个女孩抱出藏在家里。那是姐妹俩失去父母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最难熬的一夜,孩子哭,张兰哭,看到的人也哭。天刚亮,三岁的雅琏喝了一大瓢水后偷着跑回学校找爸妈,被住在学校隔壁的匪首薛梅庭听见,开始在全村“缉拿”姐妹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张兰打开了门,来人正是薛梅庭的手下,俩姐妹瑟瑟发抖。“你是个好心人,放过这俩孩子,以后打仗,炮子从你耳边飞过,也不会打着你的。”张兰边说边递茶递烟,不知是被这番话感动了,还是可怜小姐妹俩,来人收了张兰的钱竟然真的离开了。

  逃亡途中姐妹俩被分别收养

1949年农历五月二十七日前后,解放军打到了潼关,国民党黄河支队的官兵逃到附近的亚武山上去,两姐妹暂时远离了危险。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下一个圈套已然逼近。村里一个叫老水的人,由于抽大烟没钱了,要把姐姐雅琏卖给一个饭店老板,把香莲卖给附近的馒头店。

  张兰闻讯,抱着妹妹,拉着姐姐走了四十多里路,在第二天“日上二杆”时赶到了当时解放军驻扎的潼关。两个解放军侦察员找来两个筐、一根扁担,一头一个孩子,给张兰雇了一头驴,把姐妹俩接到了当时的解放军独立团团部。当时的团长聂德荣动员张兰随军代养姐妹俩,因为家中还有老伴,张兰拒绝了。考虑一夜后,张兰决定将姐姐交由团长带走,妹妹被带回收养。临别时,团长留下了部队番号,但时间一长,张兰就忘记了,只记得是被“一个首长带走了”。

阔别多年的姐妹相见

  穿越十八年历史终于找到亲人

  在好心的养父母照料下,战争的阴影在匡香莲心中渐行渐远。转眼间,她到了十六岁。匡香莲说:养父母给自己的爱一点都不少,自己是被“父母轮流背着”长大的。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匡香莲想找到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遂向湖北省民政厅写信,数十封信后,终于接到了湖北方面的消息。

  1963年在春节前几天,她姑妈把她接到了武汉海寿里街——匡香莲母亲的故乡,匡香莲的姨妈徐光芳一家在此居住。当徐光芳看到了这个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姐姐的女孩儿后,抱住外甥女放声大哭。匡香莲终于和家人重新相聚,她找到了自己的根。接下来,匡香莲在武汉住了九天,这是一个大家庭,几十口人围着匡香莲转。那些天,他们白天串亲戚看朋友,晚上聚在家里吃饭、聊天,表演节目,大伙在一起唱戏,拉二胡。那种无所归依的感觉,在温暖的大家庭包围下逐渐消散。

  然而,匡香莲还有“隐痛”——如何找到失散的姐姐?在家人帮助下,经多方打听得知,当年抱走姐姐的团长现在已经是北京军区某军一个师长,1967年元月,匡香莲见到了分别十八年的姐姐。

  姐妹俩相见时,姐姐雅琏已经从北京工业大学毕业,妹妹香莲高中毕业后下乡当了党支部书记。亲情瞬间便弥漫开来,姐妹俩都成立了自己的家庭,事业有成。

  2006年,当时灵宝市文化局局长杨莲珍电话通知匡香莲,高速公路修建需占压匡友之等烈士的坟墓,需要迁坟,匡香莲在灵宝市阌西烈士陵园迁建纪念会上发言,台下的掌声、泪水让她再一次感受到了“父母带来的荣耀”。“虽然父母早早离开了我,但是,他们赢得了别人的尊重。”匡香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用生命庇护了自己成长。

(2009年4月5日匡碧光录自《新浪网》)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