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匡裔网

评双峰康氏续(二)修族谱《序》之(二)

2017-07-13    阅读 453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评湖南双峰康氏续(二)修族谱《序》之(二)

之一 渔仲之言不是真理

“今由支祖而下之,其时近,近则亲,亲则详,详则其行者,著则确,确则真实,而足以传后”。二修又引用渔仲之言,说明以支祖而下之,真实可信,足可传后。

然而,当我们超越时空一想,迁往外地远方定居的世福公脉下尊初迁者为始祖,转眼间,几百年,千把年过去了。这位初迁者的后人也引用渔仲之言:“由支祖而上之,其时远,远则疏,疏则略,略则其事趸,趸则杂,杂则芜秽,而难以信”。你看,“由支祖而下之,确则真实,足可传后吗”?渔仲用自己的话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因此,渔仲之言不是真理。

之二 无中生有的荒唐结论

二修在序中并未提出“余族受自康叔”的任何证据及世系源流,也没有用任何事实来推翻当时的“口、笔、谱”三传,而一意孤行,自以为是地作出了世福公由江右迁大岭,是湘邑康氏开宗祖。断以“世福公为始祖”的结论。这个结论即上认康叔,中间以渔仲之言为据,其历史传承全不要,下以世福公为第一代计世系,说“余族受自康叔”,并“凡前此句须诸说,概从节焉”。于是,删去一修的东海世纪,康元和氏谱序及罗尚书钦顺谱序不刊。

何必毁灭证据?让正、反资料并存,使后人有据可查,而比较鉴别,作出结论,则君子坦荡荡也!二修就是这样无中生有作此荒唐结论,而播下我族始祖之争的种子至今已一百五十五年。

之三 二修为何不编康叔世系传世

编个康叔世系传世?读何容易!

以康叔至今约三千一百余年,父子直递,兄弟并列,繁衍播迁,分支派系需彼此印证,做得到吗?造纸术发明前,为简、帛所记,造纸术发明后,古代纸张,手写繁体为载,印刷术发明后,古代纸张,印刷术,繁体与今均不同的谱本上,不仅要有源流分流图,还要有源流世系表为之记载,做得到吗?何况造一个假世系需与谱上的东海世纪混为一体,否则,编出的假世系与我族无关。然而,当你把假世系与东海世纪混为一体时,从世福公往上一追根溯源,始祖就是匡句须,不是康叔。因为匡句须与康叔各是匡、康两姓的始祖,彼此无牵涉。而最根本的是家谱,要家谱上才有这个家族的源流世系,对懂得我族源流历史的人来说,假世系则不屑一顾,所以,二修以渔仲之“古代世纪荒诞”为由,只作无中生有的荒唐结论,不编造康叔世系传世。而这一点却胜于今人。

之四 破与立的关系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先打、后解放。拆掉旧房子,建设新房子。先拆后建。破四旧、立四新,先破后立。这就是两点论。

毛主席在一九五六年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批判党内一点论的倾向时指出:“中国古人讲‘一阴一阳之谓道’,不能说只有阴而没有阳,或者只有阳而没有阴,这是古人的两点论,形而上学是一点论”。阴与阳是一对矛盾,它们是对立统一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彼此消长。破与立也是一对矛盾,不能只有破而没有立,或只有立而没有破,不破则不立,不立则不破,一立必破,一破必立。破而不立,立而不破即是形而上学的表现。二修先人知道这破与立的关系,尽管其三个论点及结论不能成立,自相矛盾,但毕竟还是先破而后立,这又胜今人一筹。

须知,无法把家谱上的东海世纪的“假”揭出来,没有事实<证据>来破除,“口”、“笔”、“谱”三传,而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康叔世系,就是典型的形而上学的表现。是形而上学的,就是错误的。我们欢迎世福公子孙中的某些人从形而上学的思想中解放出来,以维护迁湘祖匡裔康世福的尊严。

双峰县蛇形山镇 康君凡 康清源 康异凡 康加凡 康金雄

康冬明 康福元 康兵玉 康建朝 康喜雄

康银枚 康志春 康育春 康纯春 康文艺

康喜健 康迎春 康方元 康双龙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