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匡裔网

四十自述

2017-07-13    阅读 420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四 十 自 述

一、余之先世

余家世居湖北汉川之田二河。祖昆季三人,长垂垣公,次垂堡公(即余祖),次垂堃公。曾祖燮阳公以其弟营阳公无嗣,乃以余祖承祧,名虽两家,实处一室,上下和睦,孝友是践,乡里多称焉。洪杨之役,余祖昆季以丁世乱,家产荡然,相率逃奔老河口。赤手空拳,无以谋生,后得戚友告贷,从事小本经生。乱平返里。垂堃公与余祖以勤俭起家,创设“聚茂粮行”,诚实公平,乡人信仰,口碑所在,商贾集,由是家道渐康。乃地方苛捐杂税接踵而至,余祖等以读书无人,抗议乏效,怀忿所积,乃命余父兄弟一律攻书。后余父裕祥公与余二伯父厚生公相继游泮,水赴东瀛,以致效劳国家者,世外桃源,所获殊出望外,皆吾祖等酷嗜诗书一念之所致也。伯祖垂垣公,喜力田,从事农桑,享年六十;余祖垂堡公,性慈祥,好施舍,享年八十有六;叔祖垂堃公,性严肃,耐勤劳,赏罚严明,处事公道,享年亦如之。三世同堂,一室无隙。平日家政外事,由垂堃公负责,内事则由余祖母刘主持,一经决策,全家遵行,从无事前推诿,事后异议,阳奉阴违,巧事偷惰等情,此家道之所由兴也。余父昆季四人,长裕麟公,半士半商,一生平平;次裕趾公,即厚生公,胸罗万卷,才气横溢,穷经通史,尤擅诗文,为余家之中兴者;余父裕祥公,嗜读成癖,博古通今,行为似旧,思想则新;叔父裕英公,精明强干,处事敏锐,善殖货财,智高常人。此余之先世之概况也。

二、余之幼年

余母张孺人,于清光绪二十六年岁次庚子首八月二十八日生余于田二河,当是时,义和团倡扶清灭洋,在直隶、山东一带杀洋人,焚教堂,清廷昏愚,惑而纵之,乃致八国联军入塘沽、陷北京,慈禧、光绪出走长安。事后求和,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国威由是益挫,国势由是益衰。我生不辰,逢天诞怒,当此之时,国虽受辱而家幸小康,余应举家盼望而生,备承两代钟受,尤以祖母刘为甚。至七岁,始许就傅。余恃上爱,为读书则时作时辍。清宣统元年,地方创立初级小学校时,祖母已逝,无人姑息,余乃安心就业,始尝新式教育,故读书较前浓。十一岁,余父远游鸡林,携余从焉。余二伯父厚生公,早佐吉抚陈昭常试办新政,故余季父裕英公及陈婶母往依焉。见余远至,喜甚。居二月,厚生公送余入公立农业中学之附设小学,未半年,武昌起义,清统斩断。厚生公以某种使命谒黄克强于南京,携余便道归里,再入塾读书,此时余已能读四书作文章矣。民元腊月,裕英公迁天门乾驿经商,携余往,并使肄业于天门县立之东路高等小学,余能饮书味、知发奋则自此始。甫一年,裕英公以商务发达,照料乏人,乃着余废学习商,斯时余虽不愿,然不敢拂其意,乃从之。此余之幼年概况也。

三、余之革命时代

余习商后,每日早起晚眠,扫地抹桌,清理钱账,计较珠两,事事习焉,亦事事能博裕英公欢。十年后,因故离去,自创“祥光百货店”于田二河。适逢岁歉,业务不展,所忌资本赔损殆尽,为事挽救,另设支店于天门之蒋家场,并附办邮政信箱。是年,该地岁稔,乃大获利,此民国十三年事也。十四年三月,孙中山先生逝于北京,全国震悼。余始读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及孙文学说,心折服之,证以当时政治恶劣实情,深觉非彻底革命无济于事。热血所驰,因之暗结志士,秘密活动,且与广东通声气。十五年,得广东通知,以鄂密字四十四号党证,成为国民党员,并被指派负天、汉、沔三县边区秘密组织工作。其间几为清军所捕。迨北伐军克服武汉,党务公开,积极于民众组织。凡农民、工人、妇女、学生、店员以及十岁以上儿童,率促立协会,分别训练、统计,加入组织者不下三十万人,蓬蓬勃勃,前所未见。上海“五卅惨案”发生,群情愤慨,不招而与会作反英运动者,达数万人,蕞尔之区,得能为是,可见民气之盛也。同时,组农民、商民武装自卫队,消灭反动,安定秩序。为达改进社会目的,于是开发交通,倡修天脉汽车路;改进水利,成立筑堤委员会;发展小工商业;并调剂金融发行流通券、遏止垄断市场、创办生产运销信用合作社;产除迷信,纠正宗法社会种种恶俗、恶习,积极提倡社会教育及新文化运动,凡此所为,大有一往无前、再接再励之势。时汉水下游劳资冲突,商民罢业,双方坚持,形成僵局,汉川县长及县党部负责人多来田二河考察,以余领导得宜,可作示范,一再余赴县主持商民部长,抵县后,斟酌缓急,研究症结,经一周奔走调停,两月纠纷,一旦释然,劳资双方,咸称悦服,故同志间每以“能决问题专家”谑余,余闻而哂之。十七年夏,宁汉分家(应为民国十六年宁汉合流——编者注),凡属同志,俱遭仇视,盖由国共合作,无法判别,为避免无谓摧残,一夜之间,汉川县党部乃隐避疏散殆尽。余抵武昌,被派赴鄂西,充鄂西党务特派员兼负湘鄂边区人民自卫军政治指导员之责。未三月,大病于湘鄂边境之石子滩,所以致病者,由于日夜奔走,冷暖不分,寝食无常,加之情绪过度紧张,为尽责任、达任务,往往数日不得一饱,数夜不得一眠,以致病发不可急切收拾。无已,乃请假返汉就医,旋回里调治。适地方土匪蜂起,人心惶惶,在神经过敏者,每以与余返里有关,余为避免无稽谣言,于病稍告痊之际,复只身赴汉,伏处姑母家,遵养时晦。此余之革命时代之概况也。

四、余之政治生涯

余之免各种猜疑,投武汉卫戌旅充上尉书记,因环境恶劣,不宜久处,数月后,西赴宜昌,厕身于禁烟总局红花套分局,充一会计员。从此离开桑梓不回故乡者达二十年。充会计三月,即改充宜昌征收总局职员,旋调沙市局特务员。十八年六月,重返武汉,入省立一女中充事务员。十九年三月,充鄂岸淮盐局缉私大队少校军需。年终赴宁,考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统计处,充分类统计员。二十年四月,转浙江充临海县公安局督察员及科长。“九一八事变”发生,全国舆论倡开发西北,充实国力,声浪甚高。余心向之,乃毅然决然携妹净碧远走塞上,至绥远包头县之达拉特旗,佐厚生公恳牧。一年,以无成效。二十二年一月,相偕人秦,先后充三十八军、五十军秘书,汉中博报社长兼编辑,南褒城禁烟局长,天水行营政治部上校秘书及视察专员,河南审计处、西安市政处股长,陕西省政府视察,陕西省田粮处一级督导,渭南、蒲城两县田粮处处长,其间并充《抗敌先锋》、《西北角》、《新中国》等月刊社及蒲城县志馆撰述。三十六年,为休养计,乃应聘任县中学国文教员,不学无术,滥竽以上各职。由十七年起,迄今已二十年矣,清夜自问,虽少建树,尚觉清白犹存;惟揽镜自照,年华已非,又不觉感慨系之!虽然二十年来,历波谲云诡之程,观光怪陆离之象,增我见闻不少。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梁任公曰:“种种烦恼,皆我练心之助;种种危险,皆我练胆之助;种种艰难困苦,皆我练智练力之助。且随处皆我之学校,随处皆我之试验室。随处虽黑暗,随处亦光明;随处虽失败,随处亦成功”。旨哉斯言!旨哉斯言!实足鼓舞吾人、策勉吾人也。余虽隐处太白山麓,余之心志却时时与太白之云而齐飞!此余之从政时代之概况也。

五、余之现状及将来

忆余七岁就傅,十四岁废学,实际读书不满六载,所获知识极为薄弱,习商期间,幸赖余父为余补习如地理、历史、算术、法律、政治、经济与夫新旧文学、各派社会主义学说,皆一一为余口授,一一经余笔录,日积月累,循序渐进,兴之所在,殊觉津津有味,一面经商,等于一面读书,基础建立,常识具备,迨后历任前述各职,皆能应付裕如者,余父之力也。嗣后且行且学,且学且加体验,尚觉不虚度此光阴。尤难得者,入秦以后,得厚生公文学指点,近年以来对文学偏增兴趣,自问未入堂奥,却识门径。至于为人处世,一贯以信义和平自守,尚少悖谬,亦赖余父小心谨慎之身教与厚生公谦和旷达之训诲,有以致之。予述至此,予固不知老之将至,但四十五年而无闻,终觉有忝祖德,暗自愧恧。余岂好名哉?人生于世,既不好利,又不好名,负七尺躯,作万里游又胡为哉?又胡为哉?抚躬自问,又觉无以自解。前途茫茫,彼岸在望,仍当一鼓勇气,遂我入人群之初愿,则郁抑之情,未尝不可易为快愉之念。此余之现状与将来之概况也。

远东(友之)民国丙戌夏四月,写于太白山麓,兹当修谱之日,族中前辈要余自述其生平,余不敢方命,谨贡其始末如此,知我罪我,尚待异日之盖棺定论焉。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