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匡裔网

长篇小说《天舞•瑶英》:匡郢

2017-07-13    阅读 329   来源:天下匡裔网  作者:   

   言官参匡郢

 石长德的态度很快就传了开去,又见匡郢也没有有力的回护,便都有了共识——鲁峥完了。

  朝中的事,向来是墙倒众人推。

  鲁峥以往太热中,人缘便一般,此时借机参他的人多,替他说话的寥寥。议罪的结果,

是革职候用,一下成了散秩大臣。

  私议也有同情的声音,认为处分过重,然而迅即消寂。

  并不是因为这话题已没有什么可谈,而是因为又传出一个听来可信的传言,说石长德表示,此事还要深查。这既要牵连到鲁峥之外的人,便不由人不瞩目。

  尤其那些平时跟鲁峥走得近的,更忙着打听,到底石相话里所指是哪些人?

  打听的结果,除却董硕在追查莫氏翻供一事有无幕后之外,别无动静。

  这一来,反倒疑惑起来。略带诡异的沉默中,终于有个叫李路的正言,上奏弹劾辅相匡郢。

  所指的事,是帝懋五十七年、帝懋五十八年,鲁峥两次以重资行贿匡郢,言之凿凿,仿佛确有实据的样子。

  白帝看后,下发交刑部审。

  此举颇不寻常。言官参匡郢不是一次两次,无奈一无实据,加以白帝的有心回护,留中的次数多,交议的次数少。联系前面的种种传闻,便有人窥出几分苗头,特别是那班与匡郢不对的言官,都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种种情形,匡郢自然都心中有数。然而他十分沉得住气,只问:“我是不是应该规避?”

  事情没有查实,自然不必,何况他的位子,仓促之间也找不出合适的人来替。

  于是他便依旧每天入直庐,该做什么做什么,从容自若。

  白帝并未叫邯翊过问这件事,但他自然很留意。冷眼旁观,倒有些佩服匡郢,心想他多少年不倒,毕竟也有他的长处。

  刑部正卿钱德康,是补了鲁峥的位上来的,不过他倒不是鲁峥一路,自觉可以不偏不倚。然而接了案子才知道棘手。

  受贿一事,匡郢自然不承认,这是可想而知的,麻烦的是,李路提出的几个证人,也都一概不认。而李路又一口咬定,是在何时何地听闻,且提出了一样证据,说是鲁峥送了一对玉狮子,狮子颌下的红缨纯出天然,十分罕见。

  “这对玉狮子必还在匡郢府中,找到了就是证据。”

  找到了自然是证据,问题是如何找到?除非抄家。想要抄家,必得白帝首肯,这就是一道难题,何况难保不走漏消息,一旦转移或者销毁,还是一样。

  白帝催问甚紧,钱德康考虑再三,决定如实上奏。

  白帝听后,不置可否,钱德康便知道他仍有回护之意。回来劝解李路:“没有实据,只能算是风闻。该怎么办,老兄可要想好。”

  李路知道他这是好意,再坚持下去,反被坐成诬告也说不定。考虑再三,便承认了没有实据,只是风闻。

  刑部将案情上奏,自然有人觉得不满,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面见白帝时,匡郢显得很欣慰,说:“臣虽自认清白,却也难防小人,好在自有公道。”

  邯翊听他话里有话,顿生反感,忍不住插了句:“公道不公道,自然还得看匡相的意思。”

  “大公子,此话怎讲?”

  邯翊向上看看父王,“哼”了声不响。

  匡郢向来懂得见机,然而此时却逼问了一句:“大公子有什么话,何妨明说?”

  邯翊忽地抬头:“明说就明说——”

  “翊儿!”

  白帝终于开口,语气和缓,然而不容置疑:“不准对匡卿无礼!”

  邯翊的脸一下涨得通红,然后一点一点地褪尽血色。

  殿里鸦雀无声,人人面无表情,仿佛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静默中,邯翊慢慢地垂下头,低声答:“是。”

关于我们
天下匡裔网是匡氏宗亲最重要的分类信息发布平台之一,以“继承匡氏精神、弘扬匡氏传统文化”为特色,融合各类匡氏新闻资讯和行业信息,以发布和报道姓氏传统文化信息、即时新闻资讯等,竭诚地为访问者提供信息服务。
版权声明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维权、免责声明:1、本网站非商业性质 2、内容谢绝用作商业传播 3、若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及时撤消,恕不承担法律与经济责任!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言论与本网无关!
联系方式
监督:18576633667
QQ群:908637488
邮箱:chinakuangshi@163.com